简体中文 | 繁体中文

您好!欢迎访问平邑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网站首页 >> 平邑旅游 >> 平邑印象 >> 人文平邑 >> 正文
孔子与子路——中国教育史上的传奇和神话
时间:2018-04-18  点击:[]  编辑:旅发委

在《论语》中,大抵都是以对话的形式记载孔子及弟子的言行。他们大到畅谈如何治国为政,小到闲聊日常的生活。在他们精湛优美的语言和深刻细腻的神情语态中,我看到了一个个有血有肉、性格鲜明的人物。

在《论语》中有这样一对师徒,老师是个儒雅谦恭、庄严慈祥的老头儿,而弟子则是一个桀骜不驯、伉直好勇的野蛮小子,他们的性格正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有趣的是这两个性格相差甚远的人竟能成为师生、朋友,更是同道中人。

孔子中国著名的大思想家、大教育家,开创了私人讲学的风气,是儒家学派创始人。孔子在古代被尊奉为“天纵之圣”“天之木铎”,是当时社会上的最博学者之一,被后世统治者尊为孔圣人、至圣、至圣先师、大成至圣文宣王先师、万世师表等。

《论语·述而篇》说:“子温而厉,威而不猛,恭而安。”意思是:孔子温和而又严厉,威严而不凶猛,庄重而又安祥。《论语·尧曰篇》说:“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视,俨然人望而畏之,斯不亦威而不猛乎?”意思是:君子衣冠整齐,目不邪视,使人见了就让人生敬畏之心,这不也是威严而不凶猛吗?《论语·子张篇》说:子夏曰:“君子有三变: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意思是:子夏说:“君子有三变:远看他的样子庄严可怕,接近他又温和可亲,听他说话语言严厉不苟。”从他人的评价和孔子的回答中,孔子为我们展现出的是和蔼和谐、谦和智慧、威而不猛的形象。

子路,春秋末年人,孔门弟子七十二贤之一,孔子的得意门生,小孔子9岁。年轻时是一位侠客,据《荀子·大略》记载:“子贡、寄路,故鄙人也。”《韩诗外传》《尸子》等书也说:“子路,卞之野人也。”可见子路的出身是非常低贱的。但很多人对子路的了解大多停留在“莽夫”的层面,殊不知子路作为孔子重要的学生之一在其他方面也有很多值得后人学习的性格或精神。子路性格确实有些暴躁粗鲁,桀骜不驯,但为人伉直好勇,重情讲信,事亲至孝,做事光明磊落,是孔子的弟子中性格最为特异和精神最为独立的一位。

那么,和蔼和谐、谦和智慧、威而不猛的孔子和暴躁粗鲁、桀骜不驯的子路,这不禁让人遐想,这样两个性格迥异的师徒究竟摩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子路性格爽直,为人勇武。有时孔子向弟子们提问,几乎每次都是子路第一个抢答的,不掩饰心里的想法,没有任何约束。一次,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四个人陪在孔子的身边坐着,孔子开场白说,若有人请你们出去做官,你们该怎么做时,子路赶忙(率尔)回答:“一个拥有一千辆兵车的国家,夹在大国中间,常常受到别的国家侵犯,加上国内又闹饥荒,让我去治理,只要三年,就可以使人们勇敢善战,而且懂得礼仪。”“赶忙(率尔)”体现了子路的率直勇敢,而子路的回答在另一方面也体现了子路的不谦虚,所以子路得到了谦让守礼的夫子的“哂之”,孔子说:“治理国家要讲礼让,可是他说话一点也不谦让,所以我笑他。”还有一次,孔子坐着,子路和颜渊站在孔子的身边,孔子让两人”盍各言尔志”,子路还是第一个发言,“子路曰:“愿车马衣轻裘,与朋友共,敝之而无憾。”子路不仅率先发言,而且还敢向孔子提问,“子路曰:‘愿闻子之志’。”得到了孔子“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的回答。

但子路总也摆不正自己的位置,或者说是子路没有真正明白孔子的内心,总认为孔子所说的一定是内心的话,其实他应该明白任何人都会有说一套做一套或者“言不及义”的时候。所以他总是想孔子既然说要与从弟子们亦师亦友,于是好多时候总是从一个真诚的朋友的角度去思考与做事。他对孔子的一些做法一旦认为不妥时就要大胆地指出来,甚至于表现出强烈的不满,如“子见南子,子路不悦。孔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论语·雍也》)这事说的是,孔子带领学生流亡到卫国时,南子邀请孔子相见,孔子便去拜访了南子,子路认为很是不妥,这样有损于孔子的形象。于是,孔子出来后,子路将脸拉得老长,那种不满甚至鄙视的态度都挂在了脸上,逼得孔子不得不对天发誓:“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也就相当于今天所说的,我要是有那种不良的想法,我要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就遭天打五雷轰。但孔子却是一个十分注重礼仪细节的人,面对子路的斥责不免会流露出一些厌恶或者不高兴吧。

还有两次,孔子做官的机会也让子路的直率给搅黄了。一个叫公山不狃的人不得志于季桓子,便与阳虎勾结起来一同反对季氏,遭到三桓的激烈反抗,结果兵败逃亡。这期间,公山不狃曾召孔子,孔子想前往。子路表示不理解,很不客气地说孔子:“你当不上官也就算了,总不会想当官想疯了吧?什么样的人召你你都去,也太掉价了吧?”可孔子却辩解自己是为了实现政治理想。另一次是一个叫佛肸的召孔子,孔子又想去了。子路说道:“你过去说过,不是什么好东西的人你决不与他这同流合污,今天你怎么出尔反尔呢?”孔子不得不很牵强地辩解说自己是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可以说,每次子路都是出于真诚之心,全是为孔子着想,因为子路知道这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知孔子是否领情,但至少有点可以肯定,他这样做孔子的内心之中一定会不太舒服的。但从这里也不难看出,子路能够看清楚事物的本质,冷静理智地看待这些事,而孔子则像是被做官的欲望蒙蔽了双眼,险些失足跌落了圣人的丰碑。

子路的直率与勇敢相应地暴露了子路粗鲁、鲁莽这一方面的缺点。说话直肠子,不拐弯抹角,在外表上也往往不修边幅。

从行为举止上来看,子路看来简直是一个粗野之人,如他们众弟子们侍坐之时,别人都是“侃侃如也”也就是一个个都是站有站相,坐有坐相,总是那么和悦温顺的样子,可子路却是“行行如也”也就是说是一副刚强的、桀骜不驯的样子。从衣着上看,“衣敞緼袍,与衣狐貉者立,而不耻者,其由也与?”(《论语·子罕》)即穿着破旧的棉袍与穿着貂皮裘的人站在一起不觉得惭愧的人,这就是子路。子路的不惭愧一方面说明了其“不恶衣恶食”,但另一方面也暴露了子路过于邋遢,不顾及自我形象。

与之相反,孔子对于服饰和外观的要求十分苛刻,无论何时也要穿着得体。孔子的服饰观是着装一定要适合客观环境的需要,服装的剪裁一定要讲求细节的完美,彩搭配和谐是着装完美的第一要义。《论语·乡党》记载:“君子不以绀緅饰,红紫不以为亵服。当暑,袗絺绤,必表而出之。缁衣,羔裘;素衣,麂裘;黄衣,狐裘。亵裘长,短右袂。必有寝衣,长一身有半。狐貉之厚以居。去丧,无所不佩。非帷裳,必杀之。羔裘玄冠不以吊。吉月,必朝服而朝。”君子不用深青透红或黑中透红的布镶边,不用红色或紫色的布做平常在家穿的衣服。夏天穿粗的或细的葛布单衣,但一定要套在内衣外面。黑色的羔羊皮袍,配黑色的罩衣。白色的鹿皮袍,配白色的罩衣。黄色的狐皮袍,配黄色的罩衣。平常在家穿的皮袍做得长一些,右边的袖子短一些。睡觉一定要有睡衣,要有一身半长。用狐貉的厚毛皮做坐垫。丧服期满,脱下丧服后,便佩带上各种各样的装饰品。如果不是礼服,一定要加以剪裁。不穿着黑色的羔羊皮袍和戴着黑色的帽子去吊丧。每月初一,一定要穿着礼服去朝拜君主。这体现了孔子的庄重端庄,克己守礼。

子路的鲁莽不仅在外形上有所体现,更多表现在与孔子言语的冲突上。子路即使面对“望之俨然”的夫子,也乎从来没有畏惧过,敢与夫子顶嘴、抬杠。这里,我在前面例举的基础上,再细说之。

例如在《论语·先进》中,子路使子羔为费宰,子曰:“贼夫人之子。”子路曰:“有民人焉,有社稷焉,何必读书然后为学。”子曰:“是故恶夫佞者。”子路打算让高柴去当费宰(费邑行政长官),孔子指责他是害那个年轻人,子路不以为然,说那里有民人、社稷在呢,为什么一定要读书才叫做学问?夫子很不高兴,骂他是个狡辩的家伙。又如在《论语·子路》中,有一次子路问孔子说:“卫国国君要您去治理国家,您打算先从哪些事情做起呢?”孔子说要先得“正名”,子路脱口而出“子之迂也”(“夫子迂腐呵”)。在这两段文字中,一个直率耿直的子路活灵活现的展现在我们的面前。即便对方是自己的老师也可以无所顾忌的说出自己的想法,反驳老师的意见,和老师抬杠。孔子对此表示:“野哉,由也!”认为“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野哉,即是指粗野。这里不仅给我们展现了一个注重礼仪的孔子,还给我们展现了一个不一样的孔子。孔子也不是一个天生好脾气之人,事实上孔子是个会生气、能骂人的麻辣教师。你看他骂宰予、骂樊迟,朽木、粪土、小人,用词火力都很猛。可见孔子的修养也没有达到佛陀、耶稣的境界(或许不是这样),他不主张以德报怨,他主张以直报怨——用现代汉语说,就是以牙还牙。但是,对于子路,他却脾气全无,套路全改。子路这样的学生,一般的教师早已经把他打入另册,一旦有落井下石的机会,肯定不会手软。但孔子不是这样。不但没有任何打击报复的行动,反而处处替他说好话。一次,孔子对子路的鼓瑟技艺有所不满,其他弟子便跟着不尊敬子路起来。孔子马上发表声明,子路虽然没有达到最高水平(入室),但他已经演奏得非常好(升堂)了。言外之意是,“比你们强得多了”。试想,当初一个“野人”如今都能鼓瑟,这是怎样的进步与升华?所以,凡遇手中有实权的人问他子路的修养、才能,孔子都会热情地扮演起推销员的角色,恨不得对方立马给子路一个宰相、将军的职位。

当然,子路的粗鲁、鲁莽也让孔子很担心,因此,在教学过程中极力教导子路要懂得退让,三思而后行来避免这种性格所带来的危害,孔子在“闻斯行诸”同一个问题上对子路、冉有不同的回答就体现了这一点。孔子告诉子路“有父兄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也就是要子路多思虑,多瞻前顾后。而给冉有的回答却是“闻斯行之”。同一个问题,孔子作出不同的回答,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子路“由也兼人,故退之”。正所谓本性难移,子路的鲁莽好勇之气终其一生,未能脱尽。他自己也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卫国内乱时,出逃的子羔告诉子路依据当时的情形是不宜轻举妄动,但子路还是冒死前往,为平息暴乱,结缨而死。当时敌人用戈击杀他,把他的帽子也弄掉了。临死前,子路把帽子重新戴到了头上,说“君子就算死了,也要把帽子戴好”。啊!这真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空前绝后啊!像子路这样死了的,世界上,不知道还有没有第二个?所以,孔子说他只是“升堂”,而始终未能“入室”,即子路始终未能成为儒雅君子。这样的说法,我严重不同意啊!

总之,在孔子耳濡目染的教导下子路从逞勇、凌人转变为懂礼、守义,从学习到出任地方长官。而孔子也因为子路避开了一次次差点让他险些跌落圣人丰碑的陷阱。他们互相影响,互相学习,成就了今天人们口口相传的中国教育史上的传奇和神话。

参考资料:

1.百度百科——孔子简介

2.百度百科——子路简介

3.《论语》全译——李树根

4.百度——互相影响又互相学

5.百度——子路在孔子的一生中担任着什么样的角色

作者:吴海欣(高一学生)

来源:吴泓工作室新浪博客

网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6af0be0102xp0f.html

说明:专题学习中提供的学生习作及写后反思,是学生学习其间即时上传到网上的,除了订正错别字外,编者未作其他修改,保留习作原貌。学生文章,语言稚嫩,甚至可能有些文章,借鉴太多,少年错误,在所难免,各位大家,如涉及您的文章,务请不要生气。给学生(孩子)一点成长进步的时间,相信他们在不久的将来,有更多的自己的独立思考和个性表达。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8 Pingyi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中共平邑县委 平邑县人民政府  承办:平邑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政府网站标识码:3713260031  鲁ICP备05027550号   鲁公网安备 37132602371335号  

推荐使用浏览器:IE11、谷歌(Chrome)、火狐(Firefox),其他浏览器会有兼容性问题(功能无法使用、显示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