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 繁体中文 | 网站地图

您好!欢迎访问平邑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网站首页 >> 平邑旅游 >> 平邑印象 >> 人文平邑 >> 正文
平邑“太皇崮”不输“狼牙山”,九壮士用生命和鲜血谱写沂蒙抗日史实!
时间:2017-09-26  点击:[]  编辑:旅发委

1939年至1940年,日本侵略军重点对我山东抗日根据地疯狂进行“扫荡”、蚕食,企图一举扫平抗日武装,但在我八路军一一五师东进支队的沉重打击下,阴谋终未得逞。相反,在鲁东南白彦地区出现了一派大好形势,反动地主、四县联防司令、伪区长孙鹤龄被一举歼灭,劳苦大众纷纷组织起来,开展“减租减息”、“改善雇工待遇”活动,组织抗日自卫团、游击小组、“三三”制抗日民主政权,抗日救亡活动空前高涨。

对此,日伪惶惶不安。1941年至1943年日寇对山东的“扫荡”更加频繁,更加残酷,所到之处实行“三光政策“,在重点地区建据点、筑碉堡、修公路、挖封锁沟,妄图彻底摧垮我党创建的抗日根据地。国民党顽固派杂牌军和地方反动武装也猖狂活动。配合日寇袭击我抗日政权,残害抗日志士和家属,杀害黎民百姓。

当时白彦一带的形势变得相当严酷,西至城前,东至梁邱公路沿线每2.5公里左右一个岗楼,白彦东山是日寇的据点,建有四个碉堡,住有一个日军小队,城前、梁邱也安有日军据点,白彦、小营村驻扎国民党杂牌军(群众称京都部队、闫部队)两个营部,分别在小北山和小团山设岗楼。当地伪区部(区长孙秀珍)名为保安队,实为汉奸队(队长贾西明)破坏抗日残害百姓,当时流传顺口溜说:

“白彦街赛北京,苦害黎民谢洪贞;

孙秀珍坐朝廷,催兵的都督贾西明;

打骂苦力是朱喜,还有黄三黄天霸。”

所言充分说明了白彦一带的百姓吃尽了苦头,成天被驱逐着修公路、建碉堡、挖封锁沟,摊粮派款。日伪顽的“扫荡”和掠夺越来越频繁,越来越狠毒,使我党组织和群众抗日武装受到极大威胁,抗日活动深受其害。

尽管形势险恶,但我党领导下的抗日组织没有被吓倒,以孟育民、公浩、王万立等同志为主的皇崮区机关,区中队指战员始终坚持在太皇崮一带与敌人周旋。白天到深山密林中隐蔽,晚上就到各村协助组织抗日武装带领群众扒公路、割电话线,给日伪顽以打击,致使日寇惶惶不安,恼羞成怒。

1943年农历二月二十日夜幕降临后,皇崮区区长孟育民、区农救会长公浩,区中队指导员王万立等同志在太皇崮北的小黄坡村召开村农救会长会议,会上孟育民同志分析了当前形势,号召各村组织民兵积极行动起来,紧密配合我主力部队,全面加强对日寇的打击,迎接抗战胜利的到来。会议一直开到深夜十一点多才结束,由于群众发现有陌生人的出现,孟区长决定,为了安全起见,转移到崮东的太皇崮村宿营,随行的还有小黄坡村农救会长谢恒玉和民兵谢恒顺、谢学柱、谢洪连。

二十一日拂晓,一声枪响刺破夜空,惊醒了睡梦中的人们,据民兵侦察,枪声从东北方向传来,并发现白彦的日伪顽一百余人集结向西南方向扑来,孟区长等一面组织群众转移,一面带领共有11人的小部队迅速向西南方向的柴山转移,不料刚刚行进三四里路,即遇到敌人的阻击,复而向西北转移,又遭到西和西北方向敌人的阻击,这就是说敌人已三面包围了他们。原来,驻山东南部的日军早就对该地区的抗日武装恨之入骨,接密报得知皇崮区机关在太皇崮周围活动,就乘我主力部队不在之机,集结了山亭、城前、高桥、团山和白彦等地的日、伪、顽对该地区进行长途奔袭,分进和围,三面夹击,企图一举打垮我抗日武装,实现他们所鼓吹的“治安强化运动”。

孟区长等明显觉察到目前的处境非常严峻,再向东南转移已不可能,因为白彦方向的敌人已包围了崮东。这时,有当地民兵建议:“上太皇崮,只要守住西嘴子,敌人插翅也难飞上去。”孟区长等同时考虑到这11人中,有两个村农救会长、4个民兵和1个炊事员(当地群众称其为陈伙夫)战斗力极为有限,要采取硬冲的办法怕很难突出去,如凭借天险待援,也有可能化险为夷,遂同意了上述建议,由民兵带路登上了悬崖峭壁的太皇崮峰。

海拔五百四十多米的太皇崮峰在周围山丘中耸然而立,十分险要,由于它与周围别的山脉隔断(相距其他山脉最近的也在2.5公里以上),因此从军事上讲它不宜坚守,因为它四面峭壁,没有依托、没有退路。但由于敌人的逼近,也只好“背水一战”了。

敌人发现了这支登山的小部队,遂集中兵力、集中火力向太皇崮西侧猛烈射击。崮西偏南一突出点,人称西嘴子,是登崮峰的必经之路,地势险要,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只要守住西嘴子,一般情况下敌人是上不去的,因此,同志们充满了必胜的信心。冒着枪林弹雨,11位同志有9位顺利登上了崮峰,只有通讯员小陈在炮火的震撼和烟雾沙土迷漫下迷了双眼,没有登上崮峰,还有一名意志薄弱的民兵半路悄然离去。

登上崮峰后,孟区长要求同志们节省弹药重点守住西嘴子,坚守待援。敌人用三挺歪把子机枪掩护企图登峰,孟区长一边把灰色大衣脱下挂在树杈上吸引火力,一边把手榴弹投向敌群,其他同志就采用一边射击,一边用“石头弹”消灭敌人,砸的敌人焦头烂额,气的鬼子怪叫,敌人抛上去的手榴弹又被掷了下来在半空爆炸,炸的石块翻飞,吓的敌人到处躲藏。就这样从早晨7点一直到太阳平西,我军连续打退敌人的3次冲锋,孟区长的棉大衣被子弹打成了布条条。本来武器就差,弹药就少的同志们,弹药终究还是用完了,山顶一时出现了沉默,山下的汉奸队伪区长孙秀珍等好像发现山上的弹药少了,就喊到:“缴枪吧,投降吧,你们跑不了啦。”还有一投敌变节分子也喊到:“孟区长,下来吧,我能保证你的性命。”回答他们的却是孟区长“哒哒哒”一梭子匣子枪子弹和一阵“石头弹”。敌人便威逼通讯员小陈向山上喊话劝降,可山腰里却只响着“孟区长、孟区长”的呼唤。

敌人一面在“西嘴子”佯攻,吸引我军的注意力,一面找来杉杆扎成三十多米高的软梯,从崮北面悬崖峭壁上偷偷爬了上去。等孟区长他们发现时已为时已晚,孟区长和太皇崮村农救会长李光有被西边的枪弹击中,日本鬼子的刺刀穿透了谢恒顺、谢学柱的胸膛,民兵谢洪连抡起枪支打倒一个鬼子后,连中几弹倒了下去,陈立三 同志抱着敌人滚下悬崖,区指导员王万立同志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华民族万岁!”拉响了最后一枚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区农救会长公浩誓死不屈,用棉衣一蒙头栽下了万丈悬崖,只有小黄坡村农救会长谢恒玉蜷曲在悬崖间的石头缝里一动不动,才成为唯一的幸存者。

在枣庄、滕县周围活动的我八路军一一五师独立团闻讯火速赶来救援,到达团龙山时,战斗已经结束,日、伪、顽洗劫了太皇崮村,据群众回忆,鬼子连一个钉头都没有给留下,洗劫后鬼子缩回据点。

太皇崮巍然屹立,八名烈士英名万古流芳,英雄精神永垂不朽。皇崮区人民掩埋了烈士遗体,擦干眼泪,高举英雄大旗浩浩荡荡奔赴抗日前线。

作者:范孝林 原白彦镇政协副主席

部分图片支持:平邑县风情摄影家协会

Copyright © 2008 Pingyi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中共平邑县委    平邑县人民政府

承办:平邑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政府网站标识码:3713260031 鲁ICP备05027550号

鲁公网安备 371326023713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