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 繁体中文 | 网站地图

您好!欢迎访问平邑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网站首页 >> 走进平邑 >> 平邑文化 >> 曾子文化 >> 正文
浅论曾子思想在学校教育中的德育意义
时间:2017-08-28  点击:[]  编辑:王主任

曾子深受孔子言传身教,为孔子衣钵传人。他学识渊博,思想博大精深,在多年的品悟和实践中融入了自己的见解,形成了富有特色的思想学说。曾子继承和发扬了孔子“仁者爱人”的思想,他的“仁德为刚、内省慎独、与人为善”的修养观,“以孝为本、忠孝合一”的孝道观,以及“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社会政治理想,是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理论基础;研讨曾子思想,有利于在传承传统文化中加强学生思想道德教育,为当前的学校德育工作打造坚实的平台。

如何充分利用传统文化中的精髓,并结合曾子文化深厚的人文积淀来加强学生思想道德建设,推进学校德育工作,是我们必须思考的一个问题。德育工作中的众多思想,如:提升个人修养、与人忠诚守信、孝敬父母尊敬师长以及应该树立远大志向并为之积极奋斗等,在曾子思想中均有所论及。所以,在学生思想道德建设中,应大力弘扬曾子的优秀文化思想,让学生从曾子思想中吸取精髓,陶冶性情,真正受到良好的思想道德教育。

一、为人处世谨慎而意志坚定

曾子有疾,召门弟子曰:“启予足,启予手!《诗》云:‘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覆薄冰’。而今而后,吾知免夫!小子!”(《论语·泰伯》)意思是说,人生在世,就好象面临深水潭,走在薄冰上,一定要小心谨慎。

曾子说:“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也。君子人与?君子人也。”(《论语·泰伯》)意思是,曾子说:“可以把幼小的孤儿托付给他,可以把国家的命运寄托在他身上,遇到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不会动摇屈服,改变志向,这样的人算得上是君子吗?真可算是君子了。”

二、正确而有选择地结交朋友

曾子十分重视广交朋友,相互取长补短,共同进步。曾子曰:“以能问于不能,以多问于寡;有若无,实若虚;犯而不校。昔者吾友,尝从事于斯矣。”(《论语·泰伯》)曾子认为,谦虚是一种美德,自己能做的事却向不能做的人去请教,自己知识多却去请教知道少的人;有才学却像没有才学一样,知道充实却像空虚一样,别人触犯自己也不计较。这样的人,值得与之交往。

曾子曰:“君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论语·颜渊》)曾子认为,君子是用文章学问来聚会朋友,用朋友的帮助来培养仁德。在《大戴礼记·曾子疾病》中,记载了曾子病重时教导其子要慎交友的话语。他说“与君子游,苾乎如入兰芷之室,入而不闻,则与之化矣。与小人游,贷乎如入鲍鱼之次,久而不闻,则与之化矣。是故君子慎其所去就。与君子游,如长日加益而不自知也。与小人游,如履薄冰,每履而下,几何而不陷乎哉?”

三、坚持执着地追求仁德理想

孔子“仁学”思想确立了很高的目标。它实际上是要求人们由对内心仁德的自觉而主动地承担,并终生坚持不懈地履行对他人以至于天下人的不可推卸的责任。曾子继承了孔子的这一思想,他说“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论语·泰伯》)曾子认为,读书的人不可以不心胸宽广大度,意志刚强坚韧,因为他重任在肩而路途遥远。把实现仁当作自己的责任,负担不也很沉重吗?死了以后才停止,路程不也是很遥远的吗?这对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倡导个人养心与弘德相结合,促进整个社会的向前发展很有益处。

四、注重反省自身和慎独修身

曾子一贯注重个人修养,其“三省吾身”的修身思想千百年来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仁人志士。《论语》首篇《学而》中就记载: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曾子不仅要求人们小心谨慎行事,而且还提倡每天要多次进行自我检查,看一看自己的言行有哪些不当之处,以便及时纠正。他检查的,绝不仅仅限于这里所说的“忠”、“信”、“习”的问题,而是各方面都要反省。不从外部客观找原因,而从主观内因找差距。这种不待别人指点或指责,主动自觉地审视自己,即朱熹总结的“反求诸己”的精神,正是曾参修养的基本出发点和难能可贵之处。

“无内之疏而外人之亲,无身不善而怨人,无刑已至而呼天。内人之疏而外人之亲,不亦反乎?身不善而怨人,不亦远乎?刑已呼天,不亦晚乎?”

“同游而不见爱者,吾必不仁也;交而不见敬者,吾必不长也;临财而不见信者,吾必不信也。三者在身,曷怨人?怨人者穷,怨天者无知。失之己而反诸人,岂不亦迂哉!”

是说凡事皆应严求诸己,怨天尤人皆无济于事。这种不怨天不尤人,注重自己内在精神的改变和力量的发挥,构成了曾子修养思想的基本核心。

正是基于上述内省,必然在修养方法上强调讲求“慎独”。“慎独”就是当别人不在(或不知)而自己单独处理事情时,也不要做损人利己甚至伤天害理的事情,时时处处都要符合儒家的各种道德规范,即使别人不在,也仍然好象大家都在看着指着一样谨慎处事。只有这样才能心底坦然,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诚其意”,就必须从日常细微做起。往往常人心目中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在尽礼守约的曾参看来,都有着丝毫不可低估的意义。

曾参修身,主张严于律己,同时主张宽以待人。经常以人之长,较己之短。他常说:“患身之不善,不患人之莫己知。”“君子改其恶,求其过,强其所不能去私欲,从事于义,可谓学矣。”(《曾子家语》)

曾子修身不仅在于自己向善,同时也乐于与人为善。他说:“人而好善,福虽未至,祸其远矣;人而不好善,祸虽未至,福其远矣。”“君之己善,亦乐人之善也;己能,亦乐人之能也;己虽不能,也不以援人。”“君子不先人以恶,不疑人以不信,不说人之过,成人之美。”“君子义则有常,善则有邻。思其一,冀其二;见其小,冀其大。苟有德焉,亦不求盈于人也。”(《曾子家语》)

五、为人言行一致做事诚实守信

曾参关于“行”的思想,与其它方面的成就一样,也是基本依循了孔子的方向而又向前有所推进。

曾参说:“言者,行之指也。”因为言是行动的表示,所以才会“听其言,可以知其所好矣”;才必须“君子执仁立志,先行后言”(《大戴礼记·解诂》)。这样,言不仅为心之声,不仅用来表达某种愿望、企图和思想,而更重要的是要服从于“行”所达到的水平。不能行的东西则不可言,当你言的时候,则表明你已将与此言相符合的“行”付诸实施。这不啻是对言的最苛刻的定义。但曾参却是坚定的奉此而行的。只有当他的一举一动都能循规蹈矩的时候,他才来大谈君子的修养。言行一致并不能仅仅从形式上作出价值判断,形式上的一致只是条件之一。换句话说,不合乎道义的事情也会有言行的一致的外表。所以,只有经过反复的复宜其类合乎道义的言行一致,才是有价值的,全面的,真正有意义的言行一致。这一点,完全可以说是曾子修身处世进入哲学层次的伟大贡献,甚至超过了孔子哲学的特殊表现。

曾参的修身言行亦包括对学业的修业功夫。他说:

“君子学必由其业,问必在其序。问而不决,乘间观色而复之,虽不悦亦不强争也。君子既学之,患其不博也;既博之,患其不习也;既习之,患其无知也;既知之,患其不能行也;既能行之,患其能让也。君子之学,致此五者而已矣。”(《大戴礼记·解诂》)

他主张学习不弃细小,要能够微言笃行,“君子博学而孱守之,微言而笃行之,行必先人,言必后人。君子终身守此悒悒!”子思《中庸》中的“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辩之,笃行之”,明显是受其影响而作出的全面总结。曾子的妻子原来答应要给儿子杀猪吃,可是后来舍不得,反而说“特与婴儿戏耳”。曾子就斥责妻子的态度不严肃,说:“是教子欺也,母欺子,子不信其母,非以成教也。”(《韩非子·外储说左上》)斥责完后,遂杀猪以兑现前诺。对儿子如此进行信的教育,对朋友更是如此。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论语·学而》)意思为,“我每天都要多次检讨自身:帮助别人谋事是否尽心竭力了呢?与朋友交往是否诚信了呢?”

六、孝敬奉养父母维系和谐家庭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是社会结构中最基本的单位,家庭美德是每个公民在家庭生活中应该遵循的行为准则。正确对待和处理家庭问题,共同培养和发展夫妻爱情、长幼亲情、邻里亲惰,不仅关系到每个家庭的美满幸福,也有利于社会的安定和谐。曾子把“孝”作为构建家庭美德的基石。只要具备了“孝”,家庭生活就能搞好。

曾子认为“民之本教曰孝”(《大戴礼记·曾子大孝》)。为什么呢?说孝子对上能“善事君”(《大戴礼记·曾子立孝》),对下能使“民德归厚”(《论语·学而》),还能使“近者亲,远者附”(《荀子·大略》)。可谓是忠君、附民、和睦家庭、安定社会的根本之教化。人类繁衍才有社会存在,生儿育女是第一步。当父母生下子女时,还要进行精心的抚育和耐心的教育。父母对子女付出财力、精力很多,对子女的爱更是无法计算。所以,子女理所应当尽孝父母。

“身也者,父母之遗体也。行父母之遗体,敢不敬乎?”(《礼记·祭义》)曾子认为,因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自己的一切皆父母所赐,自然对父母应予尊敬。处理一切事情,都应对自己态度负责,也是对父母态度负责。所以,父母喜欢吃的东西,自己不能随便吃。曾子不食羊枣之事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曾暂嗜羊枣,而曾子不忍食羊枣。公孙丑问曰:‘脍炙与羊枣孰美?’孟子曰:‘脍炙哉!’公孙丑曰:‘然则曾子何为食脍炙而不食羊枣?’曰:‘脍炙所向也,羊枣所独也。讳名不讳姓,姓所同也,名所独也。’”(《孟子·尽心上》)

另外,父母所说的话不能不听,要按照父母的意愿而行事,这样父母才能安心,你也就尽到了孝顺的义务。曾子曰:“父母生之,子弗敢杀;父母置之,子弗敢废;父母全之,子弗敢阙。故舟而不游,道而不径。能全支体,以守宗庙,可谓孝矣。’”(《吕氏春秋·孝行览》)

如果说尊敬父母是外在的一种形式,而养侍父母则是作为子女尽孝的一种真情实感的流露。曾子认为,对父母行孝分为三个层次:“大孝尊亲,其次弗辱,其下能养。”(《礼记·祭义》)养侍父母是行孝的基本要求。要使父母生活的好,在物质上必须充足一些。“曾子养曾暂,必有酒肉”(《孟子·离娄上》),由此可见曾子的尽孝程度有多大。不过,除了物质上的满足之外,每天还要从早到晚,从食到宿,仔细周到,诚恳恭谨,尽心尽责。曾子可谓是完全做到了这一点。“曾子孝于父母,昏定晨省,调寒温,适轻重。勉之于糜粥之间,行之于衽席之上,而德美重于后世”(《新语·慎微》)。

“德,为人之本;才,创业之根。”道德品质对于一个人来说非常重要,而对一所学校而言,只注重知识的传授而忽略道德的陶冶,非但不能提升学校的品位,反而会制约学校的长远发展。道德与教学应该是相辅相成的,有机结合,相互促进的。因此,学校必须积极做到德育为首,育人为本,“不求人人升学,但求个个成才”。

胡锦涛总书记提出的以“八荣八耻”为基本内容的社会主义荣辱观,高屋建瓴地诠释了中华传统道德内涵,为新时期思想道德建设指明了新的方向。由于我们在生活、学习中对中国传统美德的教育缺少一个必要的系统的环节,当今青年学生对传统文化的认识还比较肤浅。而青年学生既是中华传统美德的继承者,又是体现时代进步要求的新道德规范的实践者,他们的素养一定程度上体现着中华民族的内涵和外延。所以,我们有必要有责任加强青年学生的思想道德教育,以期提高青年学生的整体素质,推进国民素质的整体提高。

曾子思想不仅是一面镜子,更是可以长期开采的宝藏。曾子思想与学生思想道德建设中的许多方面是相通的。我们在传承传统文化中开拓创新,大力研究曾子思想,将学生思想道德建设与曾子思想精髓有机结合起来,充分利用学校所在地的文化沉淀和人文底蕴,扎实推进学校德育工作。

Copyright © 2008 Pingyi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中共平邑县委    平邑县人民政府

承办:平邑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政府网站标识码:3713260031 鲁ICP备05027550号

鲁公网安备 37132602371335号